他百分百地相信自己的才华,正如当年听他的歌、为他痴狂而不被理解的那些少男少女们,相信他一样。

周杰伦早前在个人社交平台晒出《孤独的象》画作,而今再听“这世上的热闹,出自孤单”,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

这几年里,每每有人问起新专辑,周杰伦总是能有一些五花八门的“借口”出现,诸如:

但就像明知可以等来一顿大餐,却只吃到一盘开胃小菜一般,哪里能满足歌迷暌违六年的期待。

“从前从前,有个人爱你很久,但偏偏风渐渐,把距离吹得好远,好不容易又能再多爱一天,但故事的最后,你好像还是说了拜拜”。

即便六年期间也不乏《Mojito》《不爱我就拉倒》《告白气球》《等你下课》之类单曲的发表。

这是周杰伦的第 15 张正式个人专辑,为了等到这张专辑,歌迷们已经被“鸽”了无数次。

不得不说,豆瓣此番操作着实拉了不少仇恨,毕竟豆瓣评分在某种程度上算得上“公认”的作品评价标准。

他本是那样普通的一个少年,出生在教师家庭,小时候被认为性格内向、有智力障碍,父母在他年少时便离婚,长大后也没有考上大学;

“他不照搬西方的R&B和嘻哈,还融进了一种不能说是中国风的、他自己的风格……我第一次听见时都傻了,还可以这样啊,简直就是完全疯了。”

他又是那样幸运,三岁被妈妈抱上琴凳,早早发现自己在音乐上的天赋,家人也一直无条件支持他的音乐梦想。

于是当天,叫不少期待的人心凉了半截。时至今日仍是国风歌曲代表之作,”而是中毒般地被周杰伦的线上演唱会视频刷屏。一经发布,那些爱而不得、成全别人。

学生时代的那些青涩爱情,懵懂的开始,匆忙的走散,这些青春记忆因为《晴天》的出现,有了最特别的注脚;

“你已经远远离开,我也会慢慢走开,我真的没有天份,安静的没这么快,我会学着放弃你,是因为我太爱你。”

那些曾为“用我的方式,改写一部历史”热血沸腾的孩子,长大后也还是能从这些歌曲里汲取到朝前看的希望。

上月末,周杰伦在ins上发布了《周杰伦 2022 年专辑前导·巴黎创作纪录片》,并在片尾预告了新专辑将于 7 月 15 日正式发行。

提起江南水乡,都因为《安静》的存在而有了抒发的共鸣。就随周杰伦一起登上央视春晚舞台的《青花瓷》,多少人第一反应仍然是“天青色等烟雨,而是“要记得我们自己有的东西,分数仅有5.3分,华流是最厉害的。媒体说他凭一己之力“单挑”韩流,豆瓣一反常态提前开分,就在先行曲发布前两天,朋友圈一反常态地很少情侣晒照,为难自己的苦涩,而我在等你”。他强调不是对方,

那时的他初出茅庐、对自己还不是很自信,带着一曲颠覆华语乐坛以往歌曲风格的《印第安老斑鸠》参加综艺节目,宣传自己的专辑。

他曾公开许愿,希望今后自己的歌曲不仅能在华人地区唱响,还能够让全世界的人都知晓。

这样的音乐在当时吸引了不少年轻人,但对于前辈们来说,仍是没那么容易接受的存在。

只要有人还会在深夜感慨青春,怀念那纯白色的年代,企图从歌声中找回年少轻狂的青涩和冲劲。

至少,不论走过多少岁月,时代变化有多快,这个世界都仍有一直等待周杰伦发新专辑的歌迷。

周杰伦也因此被称为“这个时代,除了李小龙之外,成功带火双截棍的第二人。”

不知他说这句话时是否有想到,自己在《听妈妈的话》里唱着的“将来大家看的都是我画的漫画,大家听的都是我写的歌”,已经成为如今的现实。

即便已经过去这么多年,不乏有新的歌手出道,可每当带有“周杰伦”符号的音乐出现,影响力还是一如从前。

即便听起来确实很“怪”,但这首歌还是造成了空前的传唱度,大街小巷仿佛都被洗脑般传唱着“哼哼哈嘿”。

“厉害的音乐人,是应该要有点一意孤行的态度,不随波逐流地坚持,不走别人走过的路的勇气。

荒唐的是,至此这场闹剧几乎已到无法收场的地步,可事实上专辑除了发布时间,其余一切皆未公布。

舆论持续发酵,豆瓣才赶来发文道歉,称豆瓣音乐于近期开始进行条目改版,导致后台bug,使尚未正式发行的专辑提前开分,造成了大家的困扰。

不需要在综艺里让人笑出声来,不需要做直播让人忘不掉他的名字,更是不需要一直曝光在大众的视野里。

先行曲一经发布即评论过万,音乐平台被频繁挤出“服务器繁忙”字样,热搜更是直接“爆掉”。

但你仿佛能非常直白地感受到自己所在城市的无数个角落,有一个或许已经没那么年轻的“年轻人”在抱着手机,回忆ta的青春。

出道22年,14张个人专辑,15座金曲奖杯,6场世界巡演……再多标签,都不如「周杰伦」这三个字给人的感触更深。

2000年,一个害羞地连话都说不清楚的青涩少年,怀揣着音乐梦想,发布了人生当中第一张专辑。

在“周杰伦”三个字面前,他斩获的那些数不清的、含金量极高的奖项,甚至显得冗余。

唯一有过咬字清晰现场版的《本草纲目》,是在国内演艺圈被韩流冲击时而作,16年后又成为全民健身背景乐。

“灰狼啃食着水鹿的骨头,秃鹰盘旋死盯着腐肉,草原上两只敌对野牛,在远方决斗。”

“我希望六十年后还有人听我的歌,我可以对我的孙子说:咳,你知道吗?那是你爷爷唱的歌。”

那一年,傍晚的学校操场,小巷拐角的超市门口,似乎都被“窗外的麻雀,在电线杆上多嘴”占领。

那个年代没有打榜,不看转评赞,人们在贴吧里讨论得热火朝天,歌迷争论最多的是:

一时之间,为了遏制这股恶意打分的风气,不少歌迷也匆忙赶来狂刷五分,将分数拉至7.5分。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